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ake1948的博客

我经历过的岁月

 
 
 

日志

 
 
 
 

彻夜迷走戈壁荒野 (原创)  

2016-01-04 12:07: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近五十年来我不愿启齿的经历,这是1966年秋天我深夜独行一直到天亮的恐惧、勇敢与尴尬往事。记得,1966年9月15日夜晚11点多,外面天阴沉沉的。我在食堂给开荒的拖拉机手做好手擀面,装在水桶里,另一个水桶装了些开水,再把两三个馒头用笼布包好系在水桶提手旁,左手拿着手电筒,右手扶着肩头的扁担急匆匆地出了食堂大门。锁好门,我就快步走出连队,朝七支渠方向走去。

七支渠距离我们的连队大约七、八公里。我挑着担子快步走着,一边走一边默默地背诵毛主席语录“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开荒的拖拉机手白天告诉我,他们在七支渠开外的*号地块开荒,你听拖拉机轰鸣的声音就可以找到我们了。估计12点多,我走到地头,看到拖拉机灯光明亮正在犁地,发出很大的轰鸣声,一公里以外就可以听到。我朝着拖拉机灯光的方向顺着一条芦苇茂密的排碱沟就下去了,又爬上沟的对面,朝着拖拉机打手电筒。他们看见了,把拖拉机一直开到我的身边停下。他们下车、与我打招呼,洗手,然后边吃边聊。二十多分钟后,他们吃好夜餐,商议着:今天后半夜不干活了,睡觉

 我简单收拾好水桶,面条剩了些,我没有舍得扔,决定带回食堂,明天给谁吃都好。因为那时是兵团艰苦时期,职工细粮很少,百分之七十是粗粮玉米面。为了照顾夜班职工,每人每天给4两白面。我那时是友谊农场九队炊事员,遇到我做夜班饭时尽量照顾他们,按照每人半斤的标准做饭。而且遵照连队领导的要求把饭送到地头,以免拖拉机手开车回连队费油和耽误工作进度。可是,这个夜晚他们觉得犁地已经不少了,准备在拖拉机驾驶室里睡觉了。我不参与他们的事,挑起胆子就往回返。我可以朝地头走,估计有一公里,如果跨越排碱沟要近些,所以我毫不犹豫地钻进芦苇丛遮掩着的排碱沟,还没等我爬上沟对面,这时身后的拖拉机息灯了。啊,这几个哥们这么着急就睡了。这时,天顿时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我摸索着奋力爬上排碱沟的对面,发现与来路有些不一样。这时我想,我可以返回去找他们把我送到地头,也可以自己任意走,我想到鲁迅先生的名言:世上本来没有路,走的人多了就有了路。于是,我坚持走自己的路。

我越走越找不到来时的土路,而且逐步走入一片荒滩。脚下突兀不平,不时有芨芨草丛挡住脚步。我顿时迷惑了:难道我迷路了吗?想到这里脑子里突然一惊,戈壁滩上可是有狼啊!我想起,去年冬天的一个深夜狼袭击了我们连队的羊圈,咬死了9只大绵羊,还拖走一只;老职工平时聊天说过,“夜晚独自外出,如果遇到一只狼尾随,千万不要慌张。你走它也走,你停它也停,会在不远处注视着你,两眼发出绿森森的光……如果独自走夜路时突然感觉有人从后边扶住你的双肩,你千万不要回头,那是狼的两个前爪搭在你的双肩上。如果你回头看,狼会顺势咬住人的喉咙,必死无疑。你要勇敢地往前走,遇到人群或者火光,狼会迅速逃跑的。”

我想起这些,浑身发紧,同时也做好了应对险恶局面的思想准备。这时天色仍然是黑的,我没有手表,不知道时间;没有电话,不可能联系到任何人(60年代,中国电话都很少,手机还没有出现);而且我的手电筒快没有电了,只能发出微弱的光。当时。我也走累了,真想坐下来休息一会儿呀。可是不能坐下,坐下会成为狼或者其他动物的袭击目标,所以我必须走,走着寻找回连队的路,走着才能自我保护,随时做好“战斗”准备。我轻轻地走着,尽量不发出声响,同时支起耳朵听附近的声响。那夜大地真是深沉,安静极了,难道野外的动物们也在享受秋日睡眠吗?

我挑着两只水桶不时地自动换肩,以预防突然出现的狼会搭到我的双肩上。我右手稳稳地握紧扁担,左手拿着盛面条的大铁勺,这些都是应付危险的战斗武器呀。我挑着担子不紧不慢地走着,我想到我的领导,我的战友都在梦乡里,他们不会想到我会在戈壁滩迷路,彻夜不归。我又想到,今天是我们天津青年支援边疆、建设边疆一周年的日子,如果发生什么意外太不值得了,因此我要保护自己,早点回到连队,不给领导添麻烦……

我坚定地走在荒野里,来回寻找回连队的路径。可是,边境地区的兵团农场,没有路灯,没有任何光亮,到处是万籁俱寂的。我感觉,当时已经走了两三个小时了,天更黑了。我想这就是黎明前的黑暗吧,估计再走一小时天就要亮了,那时不管走到那里我都会赶回连队,那里有工作等着我,中午我要起来给在大田劳动的职工们送饭。

我这回顺着一个方向走下去,走呀走,不知走了多远。突然感到脚下碰到坚硬的枝桠,我顺手摸去看到是棉桃。我顿时喜悦起来,这可能是我们连队或其他连队的棉田,顺着棉田就可以找到回家的路了。我不怕棉花枝划腿,在垄间穿行,大约半个多小时,终于走出了棉田到了一条土路上。仔细看这条路,好象从来没有走过。这时天微微亮了,我的心也松弛下来,一夜的辛劳都赖自己,固执和逞能带来如此辛苦和潜在的危险。这个教训值得汲取呀!

光明在前,我不禁欢快起来,快步往前走。看到周围的一切都是崭新的。仿佛路边的杨柳树向我点头微笑,东方出现了鱼肚白,旭日即将升起来。这时我看到前方出现一个牧羊人,赶着一大群绵羊在右前方一块草地放牧。我急忙赶上去,问路。一问才知,这里是10队的土地。我虽然没有去过10队,但是知道10队的大致方位。我谢过这位辛勤的牧羊职工,沿着他告诉我的路快步朝连队走去。

红红的太阳升起来了,我迎着朝阳,浑身充满力量。大约又走了一个多小时,我终于回到可爱的连队。当我走进食堂时,只见“上士”许运生、兵团战友,同为炊事员的刘世和、辛宝和正在食堂里,他们已经开过早饭,开始准备午饭。他们惊讶地问我:“怎么才回来?”。我说:“迷路了,走了一宿。”“快去睡吧!”他们关切地说。

我匆匆喝了碗糊糊,回到住处,一间很小的土坯房,洗了把脸,然后脱衣睡觉了。等我醒来一看闹表,下午3点了。“怎么睡的这么长?我耽误中午12点给大田职工送饭了。”我一边自责一边很快地起来。洗漱之后跑到食堂吃饭,然后开始洗菜、切菜,做晚饭。我又连续挑了五、六担水,放到很大的铁锅里,给一会儿下班的职工准备开水。几个人都在忙着,没有人问我昨晚的遭遇,我也羞于张口诉说,把这个意外的经历深深地留在自己的脑海里。    从那以后,我又坚持做了半年的夜班饭,我从来没有给领导提过调换或轮换的要求。有时夜里照旧送饭;有时给浇水的、拉送砂石料的、脱粒的夜班工作职工做饭。后来,连里安排专人负责送饭,我专管做饭,这样感觉轻松了许多。

 哲人说,艰苦的经历也是人生宝贵的财富。我1965年9月与多名南开学子同时支边去了新疆兵团农五师友谊农场(1970年改称:81团)。我们在那里经受了艰苦和磨练,那些经历为我们后来的人生做了许多良好的积淀,成就了我们后来在各自的岗位上取得硕果。因此,我们要感谢生活,感谢兵团对我们的关爱和锤炼!彻夜迷路的一件小事,也教育了我做事要认真、细心,也培养了我勇敢和吃苦耐劳的品德。

彻夜迷走戈壁荒野   (原创) - 行万里路 - huake1948的博客

 

彻夜迷走戈壁荒野   (原创) - 行万里路 - huake1948的博客

 

彻夜迷走戈壁荒野   (原创) - 行万里路 - huake1948的博客

 

彻夜迷走戈壁荒野   (原创) - 行万里路 - huake1948的博客

 

 

                      (写于2015年9月12日)

 

 

 

  评论这张
 
阅读(263)|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