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ake1948的博客

我经历过的岁月

 
 
 

日志

 
 
 
 

华世奎是近代天津的社会名流  

2014-07-23 09:12: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华世奎,字壁臣,天津人,(祖籍江苏无锡)生于同治三年(1864年)阴历五月二十三日,卒于于民国三十一年(1942年)阴历三月初九,享年七十九岁。他的一生是富有传奇色彩的一生,前半生,读书入仕,为(清)光绪和宣统两朝效力,为国家尽职尽责;后半生为家乡津门故里文化事业孜孜以求,成绩昭著,为世人所乐道和敬佩。

今年6月10日,是我们的七爷壁臣公诞辰150周年。为了纪念他,5月11日,我们华氏家族在京、津两地的宗亲在鼓楼北元升茶楼举行了聚会。聚会由当代著名画家华绍栋主办,华家的“泽、克、绍、家、声”五辈的老、中、青、幼130多人出席了盛会。会上,绍栋和天津著名书画家克齐兄系统介绍了壁臣公的光辉业绩和毕生成就。大家都受到极大的教育和鼓舞,为祖先爱国爱家乡的精神所感动,都决心学习祖先勤奋、务实、笃学之精神,继承先辈为国为民建功立业、行德积善、扬仁人之正气的优秀家风。

现在,让我们的思绪回到一百多年前,沿着壁臣公的足迹,缅怀和追忆先人走过的路吧。

    (一)读书取功名,为国家服务

壁臣公诞生在老城厢的东门里华家大院,自幼感染书香。他勤勉好学、刻苦习书法,为后来成为津门四大书法家之首打下了基础。壁臣公成年后,光绪十一年(1885)考取天津优贡,随即考取八旗教习、国史馆编纂、内阁中书。与好友,南开“校父”严修(字范孙,光绪九年癸未科进士,光绪十一年任翰林院编修)同入紫金城,开始了长达26年的朝廷官员生活。光绪十九年,壁臣公是恩科举人,又任翰林院编修。他很珍惜那段刚走向社会的经历,1919年3月,他在《寿亲家严范孙六十》中写到:“少小知交老更亲,共投林下齿齐民。”那时,清朝的官职为十八级,从一品到九品,每品都分“正、从”两个级别。当时朝廷明文规定:翰林院编修和内阁中书都是七品。所以,他和严范孙公一参加工作就都是正七品官职。到清末,他们都官至二品了。这在当时是天津人的骄傲,出自天津的读书人取得如此殊荣,家乡人为之自豪。

壁臣公于乙丑(1925年)六月重续了《天津华氏家谱》,其中记载了他的主要工作经历:内阁中书、本衙门撰文、万寿庆典撰文、方略馆校对、委署侍读、诰事房事物、文渊阁检、军机章京、起居注事物、方略馆篡、修外事物、军机领班、提调户部、江南司郎、行走军机处领班、方略馆提调、考察政治馆提调、三品章京、政治官报局局长、赏加二品衔,内阁阁丞、诰授荣禄大夫。同时恩赏三代一品封典,其父承彦公就是恩赏一品并诰授荣禄大夫,其妻浦氏封一品诰命夫人。这些官职与当代不一样,但是,它是封建王朝维护其统治的工具,也是国家的管理职责所依。所以,从历史发展观来看,前清的官员为维护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为保持各民族的团结、繁荣,为保护百姓安居乐业也是有贡献的。

我们从壁臣公从政的经历中可以发现,他是一个兢兢业业的文官,是从比较低的职位做起,一步一步成长为高官的。俗话说,伴君如伴虎,可是他在帝王身边,在王公大臣们眼前做具体事物,如果没有真才实学,没有很强的办事能力是不行的。比如说,壁臣公在光绪朝当了多年军机处章京,一直做到章京领班和三品章京。那时,朝廷规定,章京由满、汉各20人组成,由军机大臣提名,皇帝批准。章京的出身必须是进士、举人或拔贡,并且要求年纪轻、办事练达、撰拟迅速、书写端正。壁臣公做事认真、才思敏捷、书法功底厚,完全符合任职条件。章京按现在的话说就是内阁秘书,官职为四品。壁臣公为章京的最高级别三品,是章京里的领导者。

壁臣公在(清)两个朝廷中效力多年,对国家有贡献,同时对朝廷有感情。因为深受中华传统文化教育和熏陶,所以他有忠君思想,深信“君为臣纲”。但是他做人坦荡,有骨气,不奉承、不献媚、不出卖灵魂。当溥仪做了日本政要泡制的伪“满洲国”傀儡皇帝后,昔日私交甚好的同僚罗振玉急于拉壁臣公入伙。壁臣公严词拒绝,他说,主子已经不是原来的主子,我不能做背叛大清国的事情!宣统年间,袁世凯曾任内阁总理大臣,徐世昌曾任国务大臣、内阁协理大臣,都是壁臣公的直接上级,而且私交不错。但是在民国初年,袁世凯、徐世昌当政时都曾经拉拢壁臣公参政,被壁臣公以“有足疾,行走不便,”等理由婉言拒绝了。

1911年,中国民主革命的先行者孙中山先生领导的辛亥革命推翻了清王朝,清朝宣布退位。在这之前,是壁臣公尊旨书写了这一道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重要文书——《清帝退位诏书》。当时他心情如何,不得而知。几天后,他告别京城,返回津门故里。

 

(二)广结名流,合力振兴家乡文化事业

壁臣公是民国一年(1912年)除夕前回到家的。俗话说,“无官一身轻”,可是他心情并不轻松,他关心皇室的未来,他期盼着裕隆皇太后和年幼的逊帝健康吉祥。他保留着辫子,以前清的遗老自居。他当时48岁了,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却丢掉了“金饭碗”,没有了公职和薪酬,但是他没有沮丧和抱怨。他始终牢记华家的祖训:“世态炎凉,不惟炎凉,随世态;家声清白,还从清白,振家声。”他开始了新的“创业”。

华家的族人热情欢迎壁臣公回来,毕竟出去操劳26年了。那个时代,50岁就算老年人了,他真该歇歇了!天津的社会名流、国学大儒们欢迎壁臣公回来,因为他们仰慕的读书人、书法家回到故乡,他们可以经常相聚赏花吟诗、写字作画、把酒言欢、谈古论今、谈天说地、针砭时弊……

当代的天津人,尤其是中青年人,大多只知道华世奎是书法家,字写得好。其实他还是史志专家、诗人、社会活动家。他在前清负责多年史志编纂,他写的很多书法作品和刻书为孤本、善本,为国家博物馆和图书馆珍藏。民国时期,受徐世昌委托,他与津门著名文人高凌雯等人一起编写《天津新县志》,出版了28卷。2009年9月,我连续多日在天津市图书馆古籍阅览室看了几本壁臣公参与修订的《天津府志》、《天津县志》,并看到了他给徐世昌的令堂大人书丹的墓碑碑文拓印件和《南皮张氏双烈女庙碑记》拓印件。天津图书馆存有他出版的木刻书,出于保护的需要,已经不外借了。

壁臣公对天津近现代文化的贡献时间长达30年,其间有350首诗被保留下来。这些诗有的是喝酒聚宴当堂吟颂;有的是用毛笔小楷工整写下来,赠给友人或亲属、长辈;有的是写好,自己保存,从不示人。1942年其去世后,他的生前好友纷纷提议出版他的诗集。于是他的次子泽传整理诗稿,写了跋文,由当时著名的文学家郭则云(1882-1946,福州人,光绪二十九年进士,曾任东三省总督徐世昌的秘书官。民国后为国务院秘书,铨叙局局长、侨务局总裁)、晚清太史高毓彤写了序言,诗集采用他的诗句用词为名,定名为《思闇诗集》。

高毓彤公在序言中写到:“《思闇诗集》成于晚年,盖自改玉以还遂,多锵金之句,楷法精妍,落烟云而叠衍笺,积日月而成巨帙。……千秋后之览者见县针垂露之姿,忆绶带轻裘之度。哲人远,古今未坠,斯文历劫不磨,天地长留此卷。”高太史公这段序言对壁臣公的诗集给予高度评价,说诗句铿锵有韵,手书字迹精美,如百花争艳。认为这是一套能够流传千古的珍贵的诗集。

可是由于近百年沧桑,又遇“文革”查抄,此诗集在华家已经难觅踪影。前些年,绍栋于拍卖市场花6500元买到《思闇诗集》。他如获至宝的同时,思考如何让这本诗集再大放异彩,永流传。借纪念壁臣公诞辰150周年之机,由有识之士李毅峰先生出版此诗集,而且由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作为正式出版物出版。这真是令人高兴的事情。我们华家后人应该向李先生和所有为出版《思闇诗集》而忙碌的人们鞠躬致意。

壁臣公是社会活动家。他十分关心天津的社会事物、社会动态和发展变化。比如,1939年天津发生了百年不遇的大水灾。他立即投入赈灾活动,帮助抄写捐款名单,带头捐款,并对捐款多的人大力宣扬,以引导社会扬善济贫之风气。1916年,南皮双烈女事件发生后,他与孟、严、赵几位天津著名书法家振臂高呼:要求当局惩办凶手,伸张正义,保护民众。他大力弘扬国学,义务管理文庙事物,把文庙作为儒学的教育场所。他与社会各界人士有广泛的交往。无论是王公贵族、还是民国下野的总统、政要、昔日同僚、朋友他都经常联络,参加酒会、喜寿宴及赏花、游园、写字、赋诗等等,生活忙碌而充实。

壁臣公十分关心天津教育事业发展,非常敬佩和支持严范孙办学的雄怀大略。他在1919年3月,《寿严范孙亲家六十》诗中写到:“我无远志甘藏拙,君有雄怀永作新。足迹遍经中外海,心传奚止万千人。”他在诗中写活了严公为办学四处奔走,包括去日本和美国考察新学。高度赞扬了严公与伯苓公创办南开中学、南开大学、南开小学、南开女中和技工学校取得的辉煌成就。因为严范孙公的办学思想、教育理念被千万人折服、接受,使许多学子受益,为国家和社会培养了大量的人才。这在清末民初那个多劫多难的时代,是多么难能可贵,利国利民的壮举呀 !

为引导青少年学习国学,与严范孙公等创办崇化学会。严公和壁臣公都生活在书香门第,都饱览四书五经,都十分崇尚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所以,他们认识到老祖宗的东西不能丢,中华民族的文化瑰宝必须继承和发扬。于是1927年8月,由严公牵头,由严公、壁臣公和林墨青(1862--1933,名兆翰,又字伯嘿,晚年号更生,天津著名教育家。历任直隶学务处参议、广智馆馆长)、高凌雯(1861-1945,字彤皆,天津人,清光绪十九年举人,曾任国子监候补博士、学部普通司主事)等人成立了天津崇化学会。崇化学会成立时就在严公家的偏房了办公上课,主要以学习国学为主,许多国学大儒都去讲过课。后来在学会的基础上办了崇化中学。

崇化学会成立不到两年,1929年3月,严公不幸因病逝世。壁臣公化悲痛为力量,亲自任学会第二届理事长,主持崇化学会工作,为弘扬国学贡献了宝贵的老年时光。

壁臣公留给天津城最显著的标志是一些他在民国时代写的牌匾。他的字气魄雄伟,骨力开张,用笔圆转,外型茁壮而内含俊美,让人看了喜欢。作为华氏家族后人,当我们漫步天津街头,看到有壁臣公墨宝的时候,会驻足停观,心生感慨。先哲已逝,精神永存!日月如梭,墨宝传香!

仰望长空,群星璀璨。一百年前,我们的祖先壁臣公与严范孙公、高凌雯公等天津的乡贤名流为天津的文化教育事业发展作出了独特而卓越的贡献。这些硕果永远记载在天津的历史上,永远保留在民间,百世流芳!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